标签: 

论“玉龙”与玉凤网络营销的弄潮儿




老罗得名“玉龙”,大概是沾了凤姐的光吧~


人中龙凤,啧啧,不得不说,其实两个人还是有很多共同点的,最大的特点就是都嘴大,这个嘴大并不仅仅是嘴巴大,换种角度来说,都是一把网络营销好手,也可以说,都投的一手好机。

重庆网络营销手机



按理说,“龙哥”成名远久于凤姐,他高中退学后倒卖二手书、走私车,据说还干过传销,反正正经的还是不法的只要能赚钱他都会去干,这也奠定了龙哥行事的基调——不摘手段。


说他干过传销这一点我是信的,甚至我怀疑他的口才就是传销窝中练出来的,“玉龙”声名鹊起是在去新东方当上老师之后,有了传销气质加持的老罗忽悠一些未经世事的学生那真是如鱼得水,传销头子平时怎么洗脑?还不是整日给你描绘“理想的、美好的钱景”,老罗脑瓜子也灵活,他会以自嘲的口吻来灌输,这就不一样了——诙谐、幽默、高度理想主义,后来他的语录被有心人整理,借助网络兴起的东风,风靡了全国。


有人造谣罗老师隐藏身份——说他背景深厚,老爹是延边州的一二把手之类的,我认为这是不对的,一个官二代谁会高中不上完就退学去倒腾东西?也更不会有龙哥那种复杂、充满矛盾的性格,这肯定得从小摸爬滚打才能历练出来。


说龙哥做一行败一行其实也是不对的,我认为他至少有两个行业做的还不错,一个是传销,另一个是讲师,当然如果从事相声行业应该也会比较成功。但是龙哥骨子里是不安分的人,我们说他是投机分子,完全不过分,他放着好好的教师不做了,眼光瞄向了尚在起步、充满红利的网络,他创办了牛博网,但是这个牛博网开办不到三年就被关停了,为啥?相信这也是龙哥开始备受争议的开始,这个牛博网,原来就是一个公知汇聚的平台,大家应该就理解它为什么被关了。


可以说直到现在,龙哥仍是一个典型的公知,我不知道他是由于受了牛博公知的影响,还是他本身就是公知头子网罗了牛博的公知,反正从与他苟且的左小、评论员李铁等人发表的言论上就可以看到他的调性。他可以堂而皇之地称中国人为支那人,呼日本人为太君,基本上逢日必夸,语气非常膈应人,让你忍不住就想骂他两句。


当然我还有一层理解是,这是他的一种营销手段,为的还是提升关注,他不会管舆论是赞美他或者是骂他。


再后来,国产手机崛起了,龙哥又不淡定了,他脑子一热又想去分一杯羹。可能是缘于之前的牛博网结识的公知人脉,配上他的三寸不烂之舌,竟然搞来了融资,拉来了设计大牛,做起了锤子科技,也让我们见识了靠情怀起家的锤子手机。


也可能是过于迷信自己的能力,在龙哥的眼中只有他这么丑的人才配有实力,但是有一个例外,就是他的锤子——漂亮的不像实力派,在这里我们可以揣测龙哥是不满意自己的长相的,因为后面你可以看到他为了锤子能漂亮些付出了信号不稳、拍照渣等代价。


龙哥的牛逼越吹越大,在锤子面前,华米OV噤若寒蝉,三星水果瑟瑟发抖,即使最后脸被销售额打的啪啪作响,龙哥依然可以挺起胸膛:错的不是我,而是整个世界。“严于待人,宽以律己”的龙哥可以说是一个深谙厚黑之学,并且能将之数倍发扬光大的人。


如果说龙哥是嘴上跑火车,那么凤姐嘴里能开飞机,龙哥至少还是在地上跑,她基本是飞在天上。与龙哥相同的是,凤姐的飞黄腾达也是因为投机了网络。


凤姐与龙哥也是有现实的差距的,凤姐出身也平凡,甚至自身硬实力上比龙哥差了几个档次,龙哥是摸爬滚打的实践家,而凤姐则是通读读者知音的理论派,但是凤姐同样是一位理想主义者——从她对自己的定义、从她的征婚条件可见一斑,就这一点,老罗肯定是不符合她的口味的。(当然了,其实这也可能是她对自我的营销手段。)


凤姐的事迹也算是罄竹难书——不,这个词太过贬义,对凤姐不太公平,其实相对于龙哥的精日,凤姐倒有点自甘五的潜质,除了漫天的飞牛,凤姐的三观还算正常,至少不会乱骂国人,甚至凤姐在异国的劳苦奔波也让人看到了一种打拼不易的正能量。


网络营销的弄潮儿


与玉凤的关联其实还是老罗自己搭的桥。


我一直认为老罗创业的失败是因为公司的名字取的太随意,像之前的牛(勃起),再如后面的锤子和坚果(据说在某些地方都有指代男性生殖器之嫌),似乎都不大雅。


老罗曾自嘲谁为锤子新机取名“罗御Phone”他和谁急,受到他的启发,后来网友为了把老罗与公司与产品格调挂上钩,特赐号“玉龙”,这个名字也实在是妙,“玉龙”在某些中国古典小说中恰有深意,也刚好能与“玉凤”南北呼应。


其实本来龙凤合体也说不定会带来奇幻的效果,但是现在新机取名又有了一个方向,不妨直接把玉龙Chinglish下——jadragon,汉语音译:爪抓茎,这下高端、霸气、国际范十足了吧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    cache
    Processed in 0.008845 Second.